杂食老马/谢谢喜欢

(未授翻)Puppy Will 狗狗威尔

作者:trr_rr


“威尔!”

贝迪莉娅一脸震惊。

她已经没有力气生气了。客厅真是和往常“没有丝毫差别”——尤其是当她看见地毯上粘上大片的血迹,空中到处都飘着大片羽毛的时候。

而威尔就坐在那里,从脸到脖子到胸口的绒毛上都沾满了结成块的鲜血。

一看到贝迪莉娅,他就吐出了嘴巴里的羽毛向她冲过去,连带着尾巴在他身后疯狂地摇晃起来。

贝迪莉娅被顶的后退了几步,然后她惊恐的用手捂住了嘴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威尔一早上就看见了那只小鸽子,她飞到了花园里,在那里昂首阔步的走来走去。

她已经接连来“拜访”过他们好几个星期了。

他观察到,她会用嘴啄起地上的落叶和枯枝。而当汉尼拔倚在他们法...

(未授翻)Sleepwalking梦游症

作者:trr_rr

作者说:汤不热上网友点梗:威尔一到汉尼拔怀里就停止了哭泣

凌晨3:40,汉尼拔发现威尔走进了他的房间。于是他装作睡着的样子, 以备在威尔准备谋杀他的时候将他制服,但是当威尔走进他的卧室时,他却听见了逐渐变大的抽泣声。更让汉尼拔吃惊的是,威尔径直蜷缩在了他身边,穿着脏兮兮的衣服,光着脚。

然后温斯顿叮当作响地也走进了房间里,随即趴在了床边上。


正文:

“威尔。”

“莱克特医生?你怎么...你还好吗?”

“是的,我很好,威尔。”

“我什么时候来这儿的?”

汉尼拔没有回答这个问题,只是将他更紧的搂回到怀里。

于是他们继续静静的躺着,阳光显出澄澈...

【hannigram|待授翻】混乱之上Upon the Chaos#2.5

走廊里, Hannibal Lecter领着Will Graham从船上的手术室一直走到了头等舱甲板。

在他们经过二等舱时,汉尼拔慢慢发现有许多双眼睛在注视着他们。

他于是转向will,

“我们喝杯咖啡好吗?

现在时间还早,大多数人应该都在吃早餐,但我想至少会有一个开放的休息室。“

Will做了个鬼脸。

“你倒是想的周到。

但是我可不敢肯定他们会让我进休息室,

他们甚至都不想让我跟在你旁边。”

Hannibal点头表示了解,这倒是真有可能。

他忽然发现,不能同Will独处的想法令他有些烦躁。

“那,我们去甲板上如何?这样肯定没有人会反对了吧?“

“别这么说。

看,现在...

s2 e12

eyesight

拍了点照片

【hannigram|待授翻】混乱之上Upon the Chaos#1.5

#1.5

前文地址 这里

在这小小的,仅有六个病床的医院里,护士们对每一个乘客的态度都平等而友好。很幸运的是,他常常和这位护士长一同旅行,虽然katz资历不深,但他欣赏她身上的那种无所不能的气质。

“我们这里有个女孩生病了,我认为是阑尾炎。我们现在可以拿到乘客名单看看吗?我希望能找到一个人来做这个手术。”

katz护士朝医生眨眨眼:”我们能做成这个手术吗?认真的吗?"

Price医生笑笑:“可以的。我的助手Silvestri能帮上很多,不用担心这个。只是希望手术不会伤到这个孩子,不然事情就真的很麻烦了。”

护士们点头表示了解。Price医生于是把katz带到手...

【hannigram|待授翻】混乱之上Upon the Chaos#1

本篇为Upon the Chaos (Dark and Rude)  by ElectraRhodes的翻译 七章完结

一艘永不沉没的船,一种永不动摇的爱情,和一场不可预见的灾难。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会随风而逝,或者说,所有人。

Hannigram - Titanic style. (Not based on the film)泰坦尼克背景的拔杯但并不基于电影

“我将同船一起沉没。”


#1

James Price,这位白星线(white star line)(注:老泰坦尼克号的运营商叫做英国白星航运公司)的外科医生看着这个女孩。她看上去几乎像是个成年人...

紫薯罐头

我说:灭霸和铁人的cp叫啥啊
朋友:....紫薯罐头???

【Hannigram】论官方发糖究竟有多甜

pureme:

s4!快来啊


行人:



   不制糖,只是糖的搬运工



   官方大手不完全总结



      





★麦子对Hannigram之间的看法



“But I hope I don’t get nominated before Hugh [Dancy] does...

hannigram|一个鲁迅画风的拔杯

鲁迅先生对不住了!

这是一个尽力在有趣的故事,关于婚后日常。 这里其中一小段茶杯会吃人。注意避雷。

灵感就是从一个超可爱的ec段子来的


1今天汉尼拔回来

威尔是站着吃方便面而戴眼镜的唯一的人。他身材很匀称;青白脸色,架着的眼镜上布满雾气,由于常钓鱼,手上总有些伤痕;一部棕色打卷的头发。穿的虽然是衬衫,可是又皱又塌,似乎一个星期没有换,也没有洗。

他对人说话,总是满口切萨皮克波提切利,叫人半懂不懂的。因为他曾经很有一点名声,别人便从《犯罪揭秘》上的"FBI共情者以毒攻毒称只需要灵魂伴侣"这半懂不懂的话里,替他取下一个绰号,叫作威宇直。

威尔一回家,...

©Whitehorse | Powered by LOFTER
1     /     2